遇见更好的自己 ——做一个爱读书的人
责任编辑:侯爱荣 点击数:0次 日期:2017-09-04

“读书,正是为了遇见更好的自己。”今日教学生,想学生今生,自己的人生亦如此。

   苏霍姆林斯基在《给教师的建议》第六十条建议中指出:“必须教会少年阅读!为什么有些学生在童年时期聪明伶俐、理解力强、勤学好问,而到了少年时期,却变得智力下降,对知识的态度冷淡,头脑不灵活了呢?就是因为他们不会阅读!”正是认真拜读了苏霍姆林斯基的《给教师的建议》,我们如鱼得水,徜徉在书海中,尽情享受着书香,用心挥洒着书韵。

书,是我人生路上的“贵人”

参加工作后,在镇上教学。记得有一次县里通知有论文评选,小学校里竟然找不到一本教育书刊可以查阅,就把教学参考用书翻来翻去地看,感觉脑子里空荡得很。后来到了县直学校,看到学校里有图书室,老师可以借书,我不由得感到城乡的差距实在是太大。在县直学校,只要你想读,尽可以到图书室读书,或借书。因此,我也能找到教学实践中的理论依据,好歹能写点东西了。每每看到自己的文稿,总觉得心里有种成就感,很舒服,很满足——书,简直就是我成长之路上的“贵人”,无私地赐予我成长的力量。

书,是我最忠实的“伴侣”

读书,被越来越多的学校所重视。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读书成了任务。任务驱动下,买书、看书、记笔记、写心得,慢慢地,又找到了小时候读书的感觉。床头柜上,茶几上,办公桌上,随手可以拿到书,但每每读进去,总觉得汗颜——有些书,根本读不懂,甚至于有时候干脆想不读了,用的时候再读也不迟。余秋雨的《文化苦旅》,读来实在费劲,因为余秋雨到过的许多地方我都没有听说过,更别说去过了。只有很少的地方去过,但没有什么研究,更谈不出其中的文化内涵。但是很奇怪,总有一种力量推着自己坚持读下去。那些充满着文化内涵的地方,不可能有机会去了,只能从书中得到满足吧。《儒家文化》书页是小开本,在病床上输液的时候,拿它来解闷别有一番味道;学校发的《论语》每人一本,是不错的工具书;《于丹<论语>心得》写得很通俗,我这个“俗人”能看懂,觉得很有意思,利用寒假读完,并推荐给女儿看,觉得能帮助女儿长大……这些书,有女儿买回家的,有自己买的,有学校阅览室的,读来真的觉得“开卷有益”说得真好——书,就是我最忠实的“伴侣”,日日年年,无私地陪伴着我,走向快乐,走向幸福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书,是我专业发展的“先生”

专业书籍,因为“专业”,具有其独特的魅力。读进去,与学生在一起的点点滴滴,便活跃起来,绽放开来,专业书籍的枯燥便荡然无存,留下的就是“情”与“趣”。专业书籍,不愧为我们专业发展的“先生”,工作上的“启明星”。

专业书籍为我建构教育教学的理论支点。《先生》里的10位先生不但教我理论与实践相结合,更教育我要有一颗爱国为民的赤诚之心和高尚的教育情怀;苏霍姆林斯基的《给教师的建议》,如同一杯醇酒,需细细品味,方得其中滋味;《陶行知文集》向我们诠释教育教学的真谛,教我们如何将生活与学校密切结合,做一个真正的“师者”;《学记》教我们构筑和谐的课堂……因为具备一定的理论功底,自己的教育教学便平添了几分底气。

专业书籍丰富我的教育教学实践。《教育走向生本》,郭思乐教授用一个个鲜活的案例,教我们实施生本教育教学;《给教师的100条新建议》,郑杰以新时代校长的身份告诉我们如何做教师;《第56号教室的奇迹》则是雷夫给全球教师的大礼,教我们做“真我”,来创造教学中的一个个奇迹;《第56号教室的故事》更是雷夫对自己教育教学的真实告白,让我们更容易“拿来”;《孩子,先别急着吃棉花糖》就是乔纳森给女儿讲一个一个的故事,还把自己小时候参加过的斯坦福大学的棉花糖实验跟女儿分享,无形中养成一生受益的好习惯;管建刚的《一线教师》,魏书生的《教学工作漫谈》,陈琴的《经典即人生》,薛瑞萍的班级日志……众多一线名师利用鲜活的案例,诠释着教育教学实践中的“情”与“趣”,既让读者产生共鸣,又可以直接运用于自己的教育教学实践,为自己增添了底蕴。

你若没有这样厚重的书籍,似乎你就不够富有。因为只有饱览不同的书籍,才能够汲取不同的营养。正如鲁迅所说,读书正如蜜蜂采蜜,倘若叮在一处,便显得枯燥了,还是要多读书,读多方面的书才好。

想做师者,专业书籍不能不爱。偶尔停电,便是读书的绝佳时机,可以有理由暂拒各种琐事。读着读着,不知不觉地便会每天都能拿起书读一点,也许是睡前,也许是饭后,没人拦挡,自由自在。更奇妙的是自己在课堂上,和学生一起,享受着学习,享受着生命。

唯有书,可以让自己静下来,放松,自由呼吸。

做一个自由呼吸的学者,方能读懂课堂,绽放生命的花朵,遇见更好的自己。